泥文:天梯,給愛情配制的藥
  2019-10-16

題記:20世紀50年代,20歲左右的江津高灘村村民劉國江愛上了大他10歲的“俏寡婦”徐朝清。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,他們攜手私奔至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定居。為讓徐朝清出行安全,劉國江一輩子都忙著在懸崖峭壁上鑿石梯通向外界,幾十年如一日,鑿出了石梯6000多級,被稱為“愛情天梯”。

終是走出了聲響,以歲月凄美的骨架,刀砍斧鑿而得的愛情,一個比山高比水長的符號。

沉在歲月里,除了一日三餐,就是彼此,劃著等號。愛,沒有比這更好的詮釋,在深山老林里牽手,為歲月迎風送雨。

一迎一送就是一輩子。

一個時代與一個小山村,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。將日子捆綁在一起,將名字捆綁在一起,一步一步往上爬,開墾屬于兩個人的天地。山因此而得道,梯因此而成名。

愛情,在陡峭的山崖上婉轉;信仰,在一碗粥一碗水里喂養。該延續的故事,在人跡罕至的半山坡,落地生根。

其實,是用山作床,綠樹作被,蟲蛇為鄰。

其實,是以明月為燭,鳥為聲,獸為琴。

其實,只有這些梯子屬于你們。流水清音,風拍巖石,那些都是題外話。

除了虔誠將日子攤開,成為這些刀砍斧鑿的梯子,就是信念到一生的終結。

而沒有終結,那么多善男信女,在天梯的腳印里尋找答案,哪一個腳印屬于他自己。

被歲月洗涮的一生,有太多斑駁,有太多的粗獷與酸辛,但沒能阻止你們一級一級地修葺。

修一級是愛,再修一級是情。

那時,你們不叫它愛情,你們叫它過日子。

是啊,愛情面對現實,有太多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腳本,過著過著就沒有了下集;能將過日子過成愛情,是一部完美的故事集,每一集定會有它曲折起伏的劇情,為完美埋下伏筆。

粗大的手掌粗糲的日歷。

或許刀砍斧鑿時你們是不計數的,就像你們要將你們在一起的日子無限制地過下去。修到你們的棲息地,6000多級,正好用盡你們的“1314”。

不容篡改,不管是天,不管是地。

就如你們的名字,注定撰寫你們的一生。

下山幾個小時,上山就是一輩子。

如同給時代打上的一塊胎記,如同給山河烙下的一個烙印。

從少壯到生命的枯竭,或許你們沒見到過“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”的句子,但你們用這些崖壁上鑿打出的梯子做證明題。

它們抵達的盡頭,你們點燃柴火,養三兩只雞,一條看家狗,一群孩子。

撥開云層,迎黎明,看落日,一頁一頁翻開林深的冷峻,撐開單薄而沉重的行程。

垂直而下,陡峭而上。比佛的傳經授道更真實。

幾十年如一日,在望夫崖,在避雨石,在情歌對唱的深山林蔭。

在重復攀爬里洗滌初心,一步一步地碼放,在愛情的梯子。

往上爬一步,汗水淋漓;再往上爬一步,劉國江、徐朝清這兩個名字合起來開出的處方,正好祛除世俗欲望的病。

一對避世的鴛鴦,擰著相互珍愛的命運,緊攥幾個詞語:新生,坦蕩,無拘,自由,彼此。

終是劃出了一條優美而滄桑的弧線。

在巖洞里為日子排序,造房:一間,兩間。拓地:一塊,兩塊。

與野獸蟲鳥爭食,以野草修復病倒的日子,將自己過成世人眼里的秘。

“老媽子”哎“小伙子”,原始森林空曠,什么時候衰,什么時候榮;什么時候蟲聲起,什么時候猴出沒,你倆是最好的見證。

愛情這道題,你們有自己解題的方程式。在望郎歌里,在無數用壞的錘子鋼釬里,在修鑿了“1314”的天梯里,一級一級地辛酸又一級一級地歡心。

這不是宗教的信仰,一信就是高山流水鍥合的美。

給愛情配制的藥,天梯是藥引。清心,明目,利腸胃,敗欲望的火。

于后來人。

2018-8-15筆

圖片來源:東方IC

鳴家簡介:泥文,本名倪文財,重慶開州人?,F居渝北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重慶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。出版詩集《泥人歌》《我多想停下來》。詩集《泥人歌》入選中國作家協會“21世紀文學之星”叢書2013卷。曾獲2010年“全國十大農民詩人獎”,第二屆“全國青年產業工人文學大獎賽”詩歌獎,第二屆“‘精衛杯’中國.天津詩歌節”優秀詩集獎等多種獎項。作品有詩歌、散文、小說、評論等散見于數十種各級刊物和選本。


重報集團 | 廣電集團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業務 | 聯系我們 | 法律顧問 | 投稿信箱 | 誠招英才 |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| 人人重慶
Copyright ?2000-2016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
華龍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?。ㄗ罴褳g覽環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瀏覽器版本IE8以上)
地址:重慶市兩江新區青楓北路18號鳳凰座A棟7樓 郵編:401121 廣告招商:023-63050999 傳真:023-60368189
經營許可證編號:渝B2-20030050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2208266
渝公網安備 50019002501343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號:新出網證(渝)字002號
中彩票的人是命好么